• 盱眙365網—盱眙論談

    • 13813300900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務平臺
    搜索
    猜你喜歡
    查看: 791|回復: 5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熱點話題] 仇和留下的執政難題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6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來自 中國江蘇淮安
    仇和留下的執政難題
      仇和倒了。沐陽、宿遷、昆明三地,無數人拍手稱快,放炮慶祝。但也有人還在懷念;ヂ摼W上,吐口水的、點贊的、嘆息的、詛咒的,熱鬧非凡。仇和是一個時代的象征。2008年11月30日,時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的仇和,榮獲中國改革開放30年杰出人物和中國改革開放30年社會人物兩項大獎。他是獲獎人物中唯一在任的省部級領導干部,與他同獲此獎的還有吳敬璉、厲以寧、于光遠、袁隆平、林毅夫、季羨林、王石、龍永圖等。
      如今,仇和倒了,時代也要變了?
      一、或負使命,反腐開路
      仇和其實是個小人物,出身貧苦,政治上無依無靠。他能一路過關斬將,從一名普通研究人員,一路在爭議中升遷,聳動全國,開時代風氣,的確有獨特之處。
      1996年12月8日,39歲的仇和以中共宿遷市委常委、副市長的身份兼任沭陽縣委書記。據說,一位曾經在沭陽工作過的老同志萬分感慨地對他說了四句話:“來沭陽之前我的體重是120斤,走的時候只剩107斤;來沭陽之前我是一頭黑發,走時則一頭白發;來沭陽之前我精力充沛,走時已經筋疲力盡;沭陽是個大染缸,你掉下去必死無疑!
      其實,不但沭陽縣如此,哪個地方不是大染缸?各種利益關系盤根錯節,而且都以法律形式固化。上,有許多要照顧的關系;下,有許多要尊重的民意實情;中,有許多要平衡的利益。即使身為縣委書記,蕭規曹隨,照章辦事,吃吃喝喝,拉拉扯扯,是可以的。但凡想要有所作為,就會覺得渾身被綁了無數繩索,難以施展。民主集中制,可以民主地辦壞事,責任共擔,錯誤同犯,利益均沾,好處共享,集體決策,個人無罪。若要民主地辦好事,卻難得很,各方利益當事人可以有各種理由加以阻礙。體制內大多數干部都選擇隨大流,聽聽上面怎么說的,看看周圍怎么做的,想想自己能得什么好處,再考慮一下反對力量有哪些,做一些不痛不癢的事,求個平穩、平衡、平安。只要有了資歷,碰到上面有人賞識,頂多花點錢,或許還能步步高升。這樣想的人多了,官場就成了大染缸,許多年輕氣盛的干部就在體體面面的吃喝玩樂中被消磨掉了。
      剩下的選擇,或者是集權搞腐敗,蘇榮以及許多貪腐者就是;蛘呤羌瘷嘁赞k好事,至少仇和的初衷是這樣的。他那句名言就說明這個問題:“天下最真實的官有兩個,一個宰相,一個縣官!彼姘芽h委書記當成過去可以獨當一面的、說了算的縣官了。其實,這是一個錯覺。清朝的縣官是說了算的。那時,一個縣沒有四大班子?h官班子里,也沒有那么多上級任命的副職。正是這個錯覺使他成為能吏、酷吏,也成為“官場另類”。也是這個錯覺使他與民主政治格格不入,屢屢成為自由派媒體的曝光對象。還是這個錯覺,使他能更大膽地響應時代的召喚,展示、實踐自己的市場迷信,倡導“讓權力配置的資源最小化,讓市場配置的資源最大化”,從而成為改革開放30年杰出人物。
      仇和初到沭陽,給人印象最深的不是動員5000多名機關干部當一周清潔工,清理環境衛生,而是免去公安局長的職務,整頓治安。沭陽人好斗,遠近聞名。這是什么原因呢?仇和一針見血:“治安的問題是警匪一家!惫簿珠L姜正成當場反駁:“這是對我們公安局的侮辱,你要收回這句話,挽回影響!逼叫亩,仇和這句話是太莽撞了。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h委書記初來乍到,公安局長盤踞多年,誰怕誰?
      仇和對此估計不足,他臉色鐵青地說:“那讓事實來證明,我說的對不對!
      這場交鋒,你死我活,雙方肯定都找了各自的靠山,動員了各自的力量。1997年2月20日,仇和贏了。姜正成被免職。新任局長王守明雷厲風行,當年全縣就破獲各類刑事案件4656起。正是這場惡斗,奠定了仇和的執政基礎。從此,他聲名大噪,自信心也得到增強。
      緊接著,他又著手挑戰更大的對手——前任縣委書記、副市長黃登仁。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俞敬忠曾在沭陽扶貧一年,憤然寫下《沭陽賣官鬻爵盛行》的調研報告,但似乎并未觸動黃的半根毫毛,官位反而升至宿遷市副市長,F在回顧,很可能這是對黃登仁的明升暗降。甚至可以推斷,派仇和到沭陽縣的秘密使命,正是要抓捕黃登仁。為此,仇和從外縣調入了一名紀委書記,一位檢察長,以糧食局長葉志連案為突破口,窮追猛打,上掛下聯,掌握了黃登仁賣官鬻爵的大量罪證。隨后,仇和與原宿遷市委書記一起到省紀委告狀。省紀委馬上決定立案調查,審查黃登仁。黃登仁也是個軟蛋,他接連供出41人買官。就這樣,也是在1997年,沭陽縣一共查處黨員干部243人,其中副科級以上35人,副處級以上7人,將前任縣委書記苦心經營多年的腐敗隊伍一掃而凈。
      從此,仇和成了真正有實權的“縣官”,四大班子都“俯首稱臣”,成為仇和的“御用工具”。
      二、奪權容易,掌權不易
      仇和的問題,是在掌權過程中慢慢顯現出來的。一開始,他也還懂得小心翼翼地收籠人心,鞏固手中的權力。他每年春節都要去給老干部們拜年。沭陽是淮海戰役勝利后的新解放區,共有48個廳局級的干部,大部分是當年的南下干部。
      當然,更重要的是起用一批新干部。這方面,仇和就不足了。中國人都知道堵和疏的關系。清除了前任留下的腐敗干部,自己是不是能夠帶出一支勤政廉潔的好隊伍呢?這方面,他的信心明顯不足。為什么仇和要賣醫院、賣學校?為什么仇和會將企業家的作用拔高到民族英雄的高度?這都是他不相信干部的表現,也是不相信自己帶隊伍能力的表現。面對一個縣數以千計的陌生而龐大的干部隊伍,仇和的治吏手法屬典型的法家思路,靠親力親為,靠制度,靠威懾。
      當然,仇和可能也是迫不得已。面對一個懶散拖沓慣了的官場,單靠教育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需要有點硬規矩。比如,開會不許遲到,上班不許溜號。一位副縣長開會遲到,仇和罰他在門外站著:“你遲到5分鐘,站著聽吧,站在門外聽!焙髞,設遲到席,遲到者必須到紀委交檢討,罰款50—100元。當時還有一個風氣,鄉鎮長工作心不在焉,當“走讀生”。白天工作在鄉鎮,晚上開車回縣城。時間長了,甚至白天都不回鄉鎮辦公。仇和打手機查崗:“你在哪里?”鎮長說,“我在辦公室啊!薄澳悄泷R上用辦公室電話打到我手機上!边@位鎮長一下呆了,仇和說,“我就在你辦公室!
      但是,靠這些小伎倆,只能起一時作用?恳粋人的力量與數量龐大的干部隊伍斗智斗勇,仇和死定了。哪怕“我會有累不垮的精神,耗不盡的精力,干不厭的激情,百折不撓的毅力”,抓不住人心,也是白搭。這個困境,仇和一定感受到了。
      但那時候他年富力強,還可支撐一時。據說,仇和在沐陽4年,親自處理群眾來信1.2萬件,交辦9300件,平均每天7件。這個數字也許夸張。但是,說那時的仇和是做秀,不是真不想為老百姓辦好事,也不容易。反過來說,這也是仇和治吏無方、事必恭親的證明。
      又想辦好事,又無可以依靠的隊伍,更沒有形成相應的制度,卻坐在縣委書記的位置上,擁有了反腐帶來的巨大權威,很容易將不太成熟的個人意志放大成集體行動。修路,建房,拆遷,招商引資,國企私有化,仇和干的樁樁件件都有爭議。
      先說修路。正面報道說,在仇和的強力推進下,到2000年,沭陽共改造和鋪設黑色路420公里、水泥路156公里、鄉村砂石路1400多公里,分別是1996年以前的9倍、11倍和7倍。問題是,錢從哪里來?每個吃國家飯的扣除工資總額10%,在高峰時,扣款達到20%。每個農民每年也要出將近三四百元的修路集資款,還要出8個義務工。
      顯然,這是不尊重私有產權、個人意志的做法。但是,考慮到反腐敗贏得的民心,考慮到腐敗分子本來也是在想盡各種辦法搜刮百姓,沭陽的干部群眾也接受了,甚至在相當程度上擁護了,支持了。這是基本事實。然而,修路集資也制造了許多悲劇。據記者吳飛的采訪,“桑墟鎮條河村劉松田向記者介紹說,他的兒子劉勤山家,2000年上半年(夏季)的應交集資費用為469元,其中,劉已經交了361.60元,因為沒有其他收入,實在沒法在催繳稅款期限前交清欠款。7月16日,鄉黨委副書記張某等人帶領由鎮村干部以及派出所聯防隊隊員等組成的‘小分隊’,先打劉松田,后把趕來的劉勤山活活的打死。
      這樣的例子并不是孤立的。據劉松田的有限了解,因為沒有交出修路集資等項稅費被打死的人就有6人,而根據當地的民間藝人傳唱的沭陽傳鼓,據說這個數目則是37個人!
      再說建房。仇和強力推進小城鎮建設,要求拆舊房、建新房,將沿街房屋改造為商住兩用房,吸引20萬農民進小城鎮。問題仍然是,錢哪里來?仇和這回真是做得太過分了,不給任何的補償和安置,強迫老百姓“自拆自建”。在規定限期內,所有沿街舊房拆走,否則推土機推倒;如果沒有把新房建起來,宅基地就會轉給別人。例如,“墩北村的周紹良家,政府將他們家的房子砸爛了,強制要他們家搬到街上大路邊建房,但是他們家沒有錢建房,而在大路邊又沒有地,所以根本無力建設新房。他們家6口人就擠在兩間狗窩一般的草房里過了4、5年,幾年前才建起了兩間磚房,還是在原地。周說,用的是當年老房子的碎磚爛瓦,房子比以前差多了。該村有4女3男7個人被抓去7天。等他們回來時,他們的房子再也找不著了,已經全部都被砸毀了!
      所以,仇和似乎真的是“仇恨和平”。那些年的野蠻拆遷,留下許多傷心的民謠:“仇和望一望,拆到南關蕩,仇和手一揮,拆到沂河堆!薄安鹆四銊e哭,沒拆你別笑,那是仇和沒看到!
      花老百姓的錢,砸老百姓的房,留自己的名,這樣的事,確實遭人恨。那仇和心里想什么呢?他認為,“不用強制力量怎么行?中國要用50年的時間走完西方國家300年的路,那得怎么走?只能是壓縮餅干式的發展!边@就有問題了。正如樹木的生長,可以施肥,可以剪枝,甚至可以打生長激素,但不可以拔苗助長。
      三說招商引資。
         當初,為了招商引資,仇和出奇招,給教師下指標,給機關工作人員下指標,引起教師罷工,干部反感,都上了央視的《焦點訪談》節目,引起全國爭議。結果怎么樣呢?2006年初,記者吳飛到沭陽工業園區,“看到的卻是廠房十室九空,開工的廠子很少,很多廠子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完工,也沒有人在管理,大樓內長滿青草的建筑物隨處可見!边有運行的,是沭陽的化工工業園區,設在扎下鎮,卻成了巨大的污染源,給當地群眾的生產和生活帶來極大干擾!爱數氐拇迕穹从,化工廠的水直接排到沂河中,沂河中的生物幾乎滅跡,沂河的許多楊樹都枯死了;S都是在晚上開工,排放出來的化工氣體過于強烈,當地的村民難以入睡。為了解決污染問題,村民曾經集體下跪,但是至今還是沒有人處理。村民吳志強說,這些工廠污染非常嚴重,當這些工廠都開始開工后,晚上村民被這些氣味所熏,很難睡著,嚴重的污染使村里種的蔬菜都很難成活。而這些工廠污水排往沂河后,河水全部被染黑了,河中的魚兒都死光了。甚至岸邊的樹木都死了近400棵。
      小城鎮里倒是有小商人。但這些小商人紛紛抱怨,“現在的小城鎮,由于門面的空前增加,很多生意比較相近,競爭非常激烈。比如一個小鎮的門面將近一百多家,而其中一大半是小超市,華沖鎮的一家藥店老板告訴記者,他們小鎮上的小藥店就有10多家!
      四說“仇賣光”。
         上任伊始,仇和即親自撰寫1997年《元旦獻辭》:“要把個體、私營、民營企業壯大為市場主體;把國有、集體企業改造為市場主體!睅讉月后,沭陽全縣工業企業除化肥廠外,331家企業全部被勒令改制,仇和在會議上宣布:從今往后,不準縣鄉政府再新辦純國有企業,現有企業的改制原則是能賣不股、能股不租,以賣為主?h棉紡廠數百職工因此包圍縣政府,仇和置之不理,甚至全縣所有機關單位的門面房,也全被仇和勒令拍賣,“一個不準留,拿在手里出租,就有腐敗的可能!
      往好里想,這是改革開放的先知先覺。往壞里說,這是“走資本主義道路”,是砸共產黨在沐陽縣的經濟基礎。中立地說,這是治吏無能的懶辦法、沒辦法。
      這是仇和留給沭陽的成本效益概算表。大體來說,反腐有功,治理無方。急于求成,遺患不淺。如果仇和能夠謙虛一些,謹慎一些,眼光長遠和復雜一些,他的錯誤就會少一些。但是,挾反腐之功,仇和被成就沖昏了頭腦,事情做得過頭了。
      三、乘勢而動,官商勾結
      當時的宿遷市委怎么看?江蘇省委怎么看?他們忽視了仇和身上的諸多缺點,忽視了沭陽群眾的血淚控訴,看中了仇和大膽推進私有化、城鎮化、工業化的氣魄,看中了他的“酷吏”本色,將仇和提拔到了他不應該有的位置上:宿遷市委書記。
      上任之前,省委領導找仇和談話:“宿遷是江蘇最窮的市,你想要什么幫助?”仇和回答:“我不要錢、不要物,我就要個政策!2001年,江蘇省委省政府聯合發出第12號文件:“允許和扶持宿遷市在不違背國家政策法規的前提下,采取更靈活的政策和做法,探索加快發展的新路子!
      仇和要的,就是這把尚方寶劍!憑這把寶劍,他就可以擁有說一不二的權力,主宰宿遷的命運。他把這段話制作成醒目的大牌子,立在從徐州機場到宿遷市的高速公路旁。
      問題是,仇和真正擁有的,只是一份改革的激情。然而,德不配位,才不稱職,好大喜功,魯莽專斷,草菅人命,不僅害了宿遷五百多萬群眾的利益,而且害了仇和自己,更損害了改革開放的名聲。
      仇和食髓知味。以他每天處理7件群眾來信的精力,仇和不會不知道沭陽有多少群眾對他咬牙切齒,不會不知道工業園區雜草叢生,不會不知道他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當這一切都被忽略時,他明白了,只要打著改革開放的旗號,多么激進的政策都可以推進,多大的錯誤都會被寬容,多大的問題都會被掩蓋。
      所以,他在宿遷的工作就是復制沭陽經驗。
      真經只有一個字:賣!他的話越說越極端:“宿遷515萬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變現的資源或資產,都可以進入市場交易!弊龅靡驳轿。從2001年始,很快,宿遷全市337家幼兒園、122家鄉鎮衛生院,相繼變為民營,11家縣以上醫院已有9家完成改制。
      賣醫院、賣學校,意味著醫生、教師失去公職身份,從此不再有安穩的生活預期,被迫給私人老板打工。俗話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呢!宿遷市泗洪縣幼兒園的老師們,在市委門前靜坐示威:“不按中央文件將出售的幼兒園收回公辦,就罷課!
      這些老師們為不連累吃財政飯的丈夫們,已經寫好了離婚起訴書,準備“集體離婚”。2003年7月12日,央視《焦點訪談》再次將仇和推到被告席上,以“改制還是甩賣”為題,質疑宿遷的改革。
      衛生部也不贊成“仇賣光”。衛生部調查組批評宿遷市衛生局局長葛志。骸澳氵是不是一個衛生局長?”
      仇和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但是,他相信:“但改革的方向沒錯,繼續堅持”。
      一個小小的宿遷市委書記,何以能頂住衛生部和中央電視臺的壓力?
      因為仇和已經摸準了時代的脈博。他要踩一踩紅線,探一探他手里的尚方寶劍究竟能不能觸犯眾怒。
      結果,仇和有驚無險,他又勝利了。他借機發揮,宣稱:“我不辦窮人醫院、窮人學校。政府包辦的后果,事實上窮人受損、富人得益、官僚得利,這種情況,其實只有讓市場來發揮功能,政府的作用應該是直接給窮人發補貼!贝搜砸怀,贏得了市場迷信者的廣泛喝彩,直將仇和捧上改革開放30年杰出人物的寶座。
      但是,正是在“賣”的過程中,仇和結交了越來越多的大買主。賣給誰?賣多少錢?怎么付款?這一切都要仇和一錘定音。仇和內心的私欲開始膨脹起來,他與浙商劉衛高關系日漸密切。
      說實在的,仇和真是有眼無珠。劉衛高并不是一個大商人,而只是一個賣絲襪的暴發戶。但是,劉衛高講義氣,夠哥們,出手闊綽,把仇和伺候得舒舒服服。2003年8月,劉衛高在宿遷市投資2.5億元創建江蘇芬那絲企業有限公司,作為芬莉集團大型襪業、內衣、紡紗、印染生產與出口基地,總占地面積500畝,一期投入2500萬美元。在仇和急于招商引資時,劉衛高的企業入駐,成為他臉上貼金的大事。仇和也許并不太清楚自己的市場價值,劉衛高明白。一旦與仇和結成了莫逆之交,劉衛高就不屑于做絲襪了。他轉身搞房地產開發,組建的江蘇中豪置業有限公司,摘牌“宿遷·義烏國際商貿城”項目。2005年6月,劉衛高繳納6000萬元報名保證金后,以掛牌價拿下該項目,土地出讓金總額為6.07億元人民幣,項目總投資26億元,總建筑面積146萬平方米。
      劉衛高哪里來的錢?恐怕是空手套白狼。有了土地憑證,就可以去銀行抵押貸款,拿到貸款,再去支付地款。只要有市委書記撐著,這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難題,總有辦法搞定。這背后仇和得了多少好處費?單是招商引資額5%的獎金就不得了。
      仇和辦事就是快。2005年8月1日上午,宿遷·義烏國際商貿城奠基。仇和帶著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悉數出席。他厲聲宣稱:“對個別蓄意阻撓宿城批發市場拆遷工作、干擾宿遷·義烏國際商貿城項目建設的行為,有關部門要依法予以嚴厲打擊,絕不手軟”。
      然而,劉衛高真不靠譜,相信他的仇和也頭腦發熱。義烏商貿城是多年經營積累起來的客戶關系網,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復制的?梢詮椭频闹挥写髽。結果,大樓建起來了,二、三層以上普遍空置。巨額貸款能否回收,是個大問號。
      一個不靠譜,一個頭腦發熱,但為什么環環節節都能打通呢?因為,銀行資金是冤大頭,只要有合適的理由套出來,最后的包袱可讓國家來背。只要貸出款來,劉衛高可以從中自肥,頂多留下一個空殼公司倒閉破產。仇和有了政績,可以步步高升,順便還可以享受劉衛高的進貢。
      四、轉戰昆明,身陷泥潭
      仇和不適合當配角。擔任過短短一年多的江蘇副省長后,2007年底,他又調到云南,擔任云南省委副書記兼昆明市委書記,到西南邊陲的省會城市施展身手。
      安排仇和到昆明,也許是希望借仇和沖擊一下昆明的官場,吹進改革開放的新風,促使昆明走上發展的快車道。但是,此時的仇和今非昔比。
      往好了說,成了改革開放的杰出人物,時代的風向標,志得意滿,經驗豐富,得勢得寵;往壞了說,思維模式已經僵化,私心已經膨脹,草菅人命的膽子已經煉就。另一方面,昆明不是宿遷,政治生態的復雜程度遠高于宿遷,藏龍臥虎,樹大根深者眾多。強弩之末,尚不能穿魯縞,何況棉被乎?如果明白這一點,改變思維模式和工作作風,學點政治家的風采,退一步,讓三分,慢慢來,不著急,調動大家的積極性,那么,昆明可能成為仇和提高政治水平的修煉場。否則,就會成為仇和的“滑鐵盧”。
      然而,仇和已經不可能反思了。他剛到昆明,大家就紛紛議論:“仇和把宿遷的那一套都搬到昆明了!”
      首先震動昆明的,是仇和的講話:“這么多的公務員,1/3去招商,1/3去創業,剩下的1/3照樣能把這些事情做完!边@是仇和在宿遷干的事。接著,仇和抽調公務員形成35個專業招商局,派駐全國各發達城市駐點招商。為推動招商工作,仇和邀請了江蘇省的一些官員和商人,來介紹招商引資的經驗。于是,大家都緊張了。
      但是,真正震動昆明每一個角落的是,仇和要拆遷336個城中村。昆明城區缺乏規劃和管理,城中村形同獨立王國,衛生、治安、環境都很差,的確需要治理。但是,拆遷城中村是筆大買賣,可能有巨大的經濟效益,但首先需要巨額的拆遷補償資金。單蓮花池片區就花了8億元,整個昆明300多個城中村得多少錢?
      昆明的房價遠高于宿遷,拆遷補償款也水漲船高,每平方米至少要6千元,甚至到1萬元。就這樣,還有許多釘子戶。只要堅持“拆遷一定要以自愿為原則”(仇和語),那么,拆遷工作就快不了。
      昆明的輿論也厲害,不是仇和能一手遮天的。別說是拆遷,就是“私改公”,即將30多個小區的道路“對外開放”,也遭遇到小區居民的強烈反對。居民們不但援引剛剛通過的《物權法》保衛自己的權益,還質疑政府:出臺與市民權益相關的政策,事先竟然沒有征求過市民的意見,也沒有開過聽證會!搞得仇和相當狼狽。
      如果仇和頭腦不僵化,他應該能夠從“私改公”受挫中吸取教訓,了解民意,尊重輿情,尊重法律,放慢腳步。但是,他“巋然不動”。2008年7月,僅僅一個月的時間,昆明市政府就一口氣審批了近百個重點招商引資項目,總計涉及資金310億左右。而昆明市2007年的財政收入總和也不過300億元。力度最大的項目之一,當數“中豪·螺螄灣國際商貿城”,當地人稱“新螺螄灣”。該項目的投資方就是劉衛高!靶侣菸嚍场斌w量龐大,目前已建成的一、二、三期項目從南往北綿延數百米,其周圍是拔地而起的用以經營銀行、酒店的各種高樓,住宅小區亦星羅棋布。劉衛高設想,最終占地要達到12000畝。而在仇和的想象中,昆明是亞洲的地理中心,是亞洲5小時航空圈的中心,是區域性國際化城市,是中國面向東南亞開放的重要樞紐。新螺螄灣,則是橋頭堡。
      為此,他親自督率昆明市規劃委員會和城中村改造指揮部,專門成立市區兩級城改辦,強力推進城中村改造。該項目部分用地需要拆除宏仁村。補償條件則“一刀切”:新村3500元/平方米,老村3000元/平方米,遠低于市場和群眾的預期。為了強迫村民拆遷,“城中村改造指揮部”對宏仁村進行“經濟封鎖”,不準宏仁村超市、飯店、旅館營業。沒想到,宏仁村村民不是沭陽縣的農民,他們頑強抵制。最終,仇和陷入泥淖,他下臺了,宏仁村存在著!
      仇和的城中村改造失敗了。不可能不失敗。北京財力雄厚,卻只敢搞50個城中村,也還沒搞完。廣州、深圳,拆了十多年,大多數都還沒有拆。仇和下臺了,留下了無數拆除中的城中村爛攤子,建起了40多個商業綜合體,和需要30多個月才能消化完的新樓盤。
      其實,仇和在沭陽、宿遷、昆明,留下的都是漂亮的空城,荒蕪的工商業,傷心的群眾。
      五、民主癱瘓,集權殘廢
      現在,仇和正在反思,他有的是時間去反思,也只能反思。從意氣風發,改革為公,到中飽私囊,身陷囹圄,仇和究竟錯在哪里?
      站在民主派的角度看,仇和錯在獨斷專行,落入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的魔咒。
      站在集權派的角度看,仇和錯在道暗、德薄、法弱、術強,淺薄的內心世界駕馭不了龐大復雜的社會,落入了“德薄位尊”的魔咒。
      站在改革派的角度看,仇和錯在放棄了改革為公的初衷,私心膨脹了,成了改革對象。
      站在保守派的角度看,仇和錯在走資本主義道路,迷信市場,迷信競爭,迷信西方,迷信權力,是改革開放輿論的受害者。
      站在上級領導的角度看,仇和錯在性格過強,妄自尊大,浮躁冒進,好大喜功,不聽人勸。
      站在群眾的角度看,仇和錯在罔顧民意,踐踏法律,草菅人命,是酷吏貪官。
      根本的問題在哪里?世界太大,社會太復雜!如果可以回到小國寡民,結繩而治,老死不相往來,仇和也就是一個按部落風俗行事的獵人或漁民。但是,這樣的社會回不去了。一個小小的宿遷就有500多萬人口,與秦滅六國后的全國人口相當。人多,頭腦發達,技術復雜,事務繁多。集權了,容易濫權,容易腐敗。民主了,容易各執己見、推諉扯皮。
      這是一個根本的政治難題。面對社會的種種黑暗與不公,思考國家的興衰成敗,有志青年激揚文字,指點江山,意氣風發,立志有所作為。但是,一旦進入社會生活,就會被這個兩難困境所惑:或者相信民主,一生扯皮,渾渾噩噩,社會則在民主中癱瘓;或者追求權力,辦一些好事大事,但濫權腐敗,留下罵名,社會則在集權中殘廢。
      破解這個難題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呼喚圣賢。二千多年前,老子感嘆:“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币虼,他主張絕智棄圣,回到小國寡民的社會。但是,反過來說,如果老子的主張不可行,怎么辦?大道已經廢了,怎么辦?智慧已經出了,已經有了大偽了,怎么辦?六親已經不和了,怎么辦?國家已經昏亂了,怎么辦?這就還需要呼喚圣賢,回歸中國傳統文化,倡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仇和,在其核心價值觀上,顯然是迷亂的。自惑惑人,自欺欺人,自侮侮人,豈是天道?
    (轉自“讀覽天下”官方微信)

    2#
    發表于 6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來自 中國江蘇淮安



    仇和,男,漢族,1957年1月生,江蘇濱海人,畢業于南京農學院,1977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2年1月參加工作。曾任云南省委副書記、省委黨校校長。

    2016年12月15日,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賬號?快速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
    發表于 6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來自 中國江蘇淮安
    人物履歷
    1978.03-1982.01,南京農學院植物保護學系植物保護專業學習;

    1982.01-1984.11,江蘇省農業科學院植保所科研人員、院團委書記(1984.05副處級);

    1984.11-1986.04,江蘇省農業科學院工會副主席、黨辦副主任、院辦副主任(其間:1985.01—1985.08,江蘇省委整黨辦派駐淮陰市委任整黨聯絡員;1985.09—1986.01,在江蘇省委黨校學習);

    1986.04-1990.09,江蘇省農業科學院植保所副所長、黨支部書記兼院團委書記、工會副主席(其間:1988.06—1990.08,下派任豐縣科技副縣長);

    1990.09-1992.12,江蘇省科委計劃處、農村處副處長;

    1992.12-1996.07,江蘇省科委農村科技處處長(其間:1995.04—1995.12,江蘇省高級管理人才經濟研究班赴美國培訓);

    1996.07-1996.09,江蘇省宿遷市籌建領導小組成員;

    1996.09-1996.12,江蘇省宿遷市副市長;

    1996.12-2000.12,江蘇省宿遷市委常委、副市長、沭陽縣委書記;

    2000.12-2001.08,江蘇省宿遷市委副書記、宿遷市人民政府代市長、市長;

    2001.08-2002.01,江蘇省宿遷市委書記[2]

    2002.01-2006.01,江蘇省宿遷市委書記、宿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3]

    2006.01-2007.12,江蘇省人民政府副省長;

    2007.12-2011.11,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

    2011.11-2011.12,云南省委副書記、昆明市委書記;

    2011.12-2012.02,云南省委副書記;

    2012.02-2014.07,云南省委副書記、省委黨校校長,云南行政學院院長;

    2014.07-2015.03,云南省委副書記、省委黨校校長。

    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中共十六大代表,十屆省委委員,省十屆人大代表。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4#
    發表于 6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來自 中國江蘇淮安
    人物事件
    違紀被查
    2015年3月15日,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云南省委副書記仇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4]

    免去職務
    2015年3月18日,據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證實,云南省委副書記仇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中央已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

    罷免代表
    2015年3月20日,昆明市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舉行。經會議表決通過,決定罷免仇和的云南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并報省人大常委會備案、公告。[5]

    2015年3月26日,云南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云南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罷免仇和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的決議》,并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公告。

    2015年4月24日,云南省人大常委會罷免了仇和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依照代表法的有關規定,仇和的代表資格終止。

    依法雙開
    2015年7月31日,經中共中央批準,中共中央紀委對第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云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

    經查,仇和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收受禮金、禮品,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親屬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干部選拔任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其中,受賄問題涉嫌犯罪。

    仇和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無視黨的政治規矩和組織紀律,嚴重違紀違法,且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和參照《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議研究并報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決定給予仇和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給予其開除黨籍的處分,待召開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時予以追認。

    2015年10月29,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審議并通過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于仇和嚴重違紀問題審查報告,確認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

    立案偵查
    2015年7月3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決定,依法對云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并采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6]

    提起公訴
    2016年6月3日, 據高檢網消息,中共云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涉嫌受賄一案,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由貴州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后移送貴州省貴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貴陽市人民檢察院已向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貴州省貴陽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仇和利用擔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中共昆明市委書記、中共云南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7]

    一審開庭
    2016年8月25日,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云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受賄一案。

    貴州省貴陽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2008年至2015年,被告人仇和利用擔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云南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項目推進、銀行貸款、工作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非法收受、索取劉衛高等13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433萬余元。

    仇和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擇期宣判。[8]

    一審宣判
    2016年12月15日,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副書記仇和受賄案,對被告人仇和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二百萬元;對仇和受賄所得財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經審理查明:2008年至2015年,被告人仇和利用其擔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中共云南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項目推進、獲取銀行貸款、工作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身邊工作人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433.98萬元。

    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仇和的行為構成受賄罪,且具有索賄情節,應依法懲處。鑒于仇和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罪行,主動交代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賄犯罪事實;認罪悔罪,積極退贓,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具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法庭遂作出上述判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6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來自 中國江蘇淮安
    參考資料:
    1.
    云南落馬副書記仇和“造城”背后現神秘商人-新華網

    新華網[引用日期2021-05-21]
    2.
    云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被查

    新京報
    3.
    仇和、李小鵬等171人當選中共中央候補委員

    中國新聞網
    4.
    云南省委副書記仇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
    5.
    昆明人大決定罷免仇和省人大代表職務

    人民網
    6.
    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決定對仇和立案偵查

    7.
    仇和、楊衛澤、武長順、斯鑫良、肖天等5人被公訴

    8.
    云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受賄2433萬 當庭認罪、悔罪

    人民網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快速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国产视频啊啊免费看